只有問第二、三審的法官是否願意調任第一審沒有多大意義,應設法規劃增加誘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