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法官案件那麼多的情況下,要落實實際評議(合議制)相當困難,在此情況下,去閱覽那些卷宗,只是浪費資源而已,沒有意義。比較重要的是將評議過程紀錄下來,當然紀錄是由書記官紀錄,不是由法官紀錄,以後能否閱覽是另一回事,但至少要將評議過程紀錄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