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席沒在最高法院服務過,但聽說他們庭長互相之間判決書都改得一踏糊塗,等於是共同創作,聽說有這樣的情形。而且在時下的制度上也應該這樣,合議就是互相創作,若非要找出一個主導者,是不是有困難,如果有困難,我們就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