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我認為利害關係人有解釋的問題,在我書面意見中,除媒體之外,我建議法律學者或學生有必要的話,也要公開,不但透過媒體可教育社會大眾知道法院判決如何形成,對於法學研究者,如無法取得評議資料,對於法學的進步亦有妨礙,所以我贊成他們兩位的意見,並可擴充至法學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