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有點意見,因為我們這個場次登記發言,就是這個場次第一場登記,不見得只能針對研採起訴狀卷證不併送制度,它應該要針對探討增強當事人進行主義及其配套措施這些整體的東西,我們若割裂發言,會對應不起來,是不是要做一個更動?剛剛唸完第一案,如果我們這場次只能談研採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則恐怕沒有辦法進行得順暢,所以我做這個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