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提案是有關連性的,像採行訴因制度,確立當事人調查證據之主導權及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之補充性格,還有確立檢察官之實質舉證責任等等,都應該是有關連的,登記發言人不可能只就第一個提案「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而登記發言,我們後面的小題還沒有宣讀過。是否可以這樣進行,好不好?請主席酌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