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幾次報紙報導後,大家應該都知道有關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爭點集中在起訴卷證是否要併送及法官是否應依職權調查證據,由分組第二組議題資料可知有美國、日本或德國二大派觀念,沒有與會的代表也常撰文說明,德國制不一定比日本制及美國制差,也有可能比美國制的好,法務部真正的立場在我們看來學理上並非德國制,亦非日本制或美國制,學理上非驢非馬。制度上在原地打轉,政策上也是前後矛盾。法務部在學理上不贊成採德國中間程序,也就是不贊成採起訴門檻,不贊成法院可以因檢察官證據不足,就以不受理判決駁回的這一套制度,但法務部卻認為法官還是要依職權調查證據,起訴卷證還是要併送,又回到原點,在原地打轉,如此還要開司法改革會議做什麼?而且還提了六份說帖,民間團體根本無法接受。

在法務部檢察改革白皮書中提到,法官依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重點應放在被告利益方面,法官只有在被告有利的情形下才有調查證據義務,白皮書上的論述並沒有在今日的主張中落實,法務部今天所提的說帖還是主張法院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並非只為被告利益才調查。法院基於人權保障,基於憲法規定,當然是在對被告有利的情形下才應調查,而且已落實在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及民間團體的主張中,司法院亦同意,只有法務部反對。法務部應該要說明究竟他們採的是世界先進各國中的那一套制度,而非只是要增加檢察官人力。談到要採緩起訴、減輕工作,法務部即接受,但要蒞庭面對法官、辯護人及被告,法務部就不接受。如此說帖,完全背離民眾對司法改革的深切期望。過去在協調過程中,我們一直努力說服雙方,但是法務部對司法改革的意思不夠,沒有辦法深切體認經過幾十年來我們努力想達成堅實的第一審、第二審採事後審、第三審採嚴格法律審的金字塔型的刑事訴訟架構的目標,不能真正深切體認卷證不併送制度的意涵,目前只要接觸實務的人都知道卷證併送的深切意涵,若法官手上有卷證,不必開庭時認真聽訟,可以打瞌睡或回去再看卷寫判決,只有卷證不併送,才能使法官在法庭上認真聽訟循序形成心證,法官沒有預斷心理的聽兩造陳述,此是卷證不併送最重要意涵。當然,採當事人進行所延伸出來的當然是訴訟程序繁瑣冗長,但相對地,我們也設計出諸多配套措施,包括如何減輕檢察官的工作負擔,如何增加檢察官人力,如何設計一個可能嚴格監督檢察官濫權不起訴或緩起訴的制度,這些配套除了外部監督,法務部說不要檢察審查會,他們也說除了檢察審查會外,還可以想想有什麼外部監督的可能,這些配套措施,當然要朝著落實公訴的方向走,我們民間團體堅決主張,如果無落實公訴及卷證不併送制度,其他一切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