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代表、大家好,我是七十二號楊思勤,今天舉辦之司法改革會議,大家所期待的主要議題應該是在於刑事訴訟制度到底應該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或職權進行主義?但是當事人進行或職權進行主義各有利弊,我們不可否認現行的刑事訴訟制度實行已六十幾年,我們所採行的是職權進行主義,但是深為社會各界所詬病。其中以裁判兼球員的現象始終為主張職權進行主義者所無法自圓其說。現在雖然法務部一再口口聲聲說,如果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法官將變成法庭上的袖手旁觀者。不過我們深刻的體驗,訴訟的進行係由法官、被告、還有原告三方共同進行,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三條之規定,當事人就是原告和被告,很明顯地,法官介乎兩者之間,聽取兩者之間的攻防做判斷。本來,他在不該介入的時候,就應該要袖手旁觀,所以以「袖手旁觀」來做為攻擊當事人進行主義,我認為是不公平的。何況法官在聽取雙方之攻防後,還要形成心證做成最後的裁判。所以我們為了制度的建立,不妨大家能捐棄本位主義,來採納當事人進行主義。根據司法院所提出的當事人進行主義,它有種種的方案,並不是絕對的當事人進行主義,仍然含有職權進行主義的意味,只不過究竟以當事人進行主義為主呢?還是以職權進行主義為主呢?目前如果我們不加改革的話,我們還是在巢臼裡面,在巢臼裡面當事人對於法院的裁判,他是不具有信心的,這是我們法律人的一個悲哀。當然,這次所謂的相關議題,我們認為參與的人員都提出、貢獻他們的智慧。那麼所有的配套等等都相當可行。不過,個人有一個感觸,就是所謂的訴因制度是不是可以驟然採行?即使在日本,也是學說紛紜,不同的學說,有不同的結論,如果我們還沒有產生共識之前,就採行所謂的訴因制度,會不會導致糾紛,以此點就教於各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