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代表,大家好,我是五十二號段重民,在前年我非常幸運,能夠蒙邀請參加在巴黎舉行的OECD的反貪污會議,在會中達到一個最終的結論就是籲請所有聯合國的會員國要加強各國的反貪污的程序法和實體法的制定,他們在會中有一個最共同的共識就是籲請各國對將來的司法制度要求能夠儘量的「透明化」,今天我代表學界來參加這個會議,我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呼籲,就是不要再捲入到人與人、主義與主義之間的反彈,希望我們從一個共識點去切入。一個制度的設計必須達到透明的程序,如此,這個制度才能被檢驗,才能獲得全民的信賴。依英國的立憲精神制度的設計,非常強調一個觀念,我在司法院的刑事訴訟法研究修正委員會中常常發言表示,英國人認為一個制度的設計必須讓制度的實行,「可能是公平的」、而且要讓老百姓覺得「好像是公平的」(Seeming justice),我們可以檢驗一下台灣最近幾十年來的司法制度,可以看出老百姓對訴訟制度非常地懷疑,過去幾個重大的案子,像蘇建和案、白曉燕案,第一審判死刑、第二審判無罪,這些判決的差異性、老百姓不曉得法院形成心證的情形,為達到訴訟程序透明化,我今天要提出一個重要的呼籲,就是希望刑事訴訟法的修改應把第一審的事實審落實,就是透明化到一個程度讓每一個當事人,不管原告或被告、檢察官或被告的辯護人,都能在法庭中為實質的言詞辯論,而且法官作判決時,要把心證過程,具體的交待在判決書中,要落實的配套措施像卷證不併送、訴因制度、或起訴狀一本及書面證據儘量不採、證據法則儘量落實、加強法庭當事人之互動,雙偵查主體,都是未來訴訟程序透明化必須要附帶做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