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刑事訴訟第一審刑事是否要採當庭舉證之制度,個人是從比較實踐的層面來與大家討論。首先當庭舉證與卷證不併送,並不是讓法官不必看卷證,而是讓法官不要在審判期日之前片面已先接受控方之卷證,這個觀念一定要先弄清楚。個人從一九七八年參與法曹之工作,歷經辯護、檢察、審判工作,老百姓對事實審表現最不信賴,罵得最凶的,第一點是為什麼我要講的,審判長不信,第二點我提出的審判長為什麼不看,第三點我對起訴書有所懷疑,為什麼檢察官不在法庭正面回應。事實上圍繞的這些問題當中,我自己在檢、審、辯崗位上歷練過,而我要先說句公道話,剛才碧玉學姐說,好像檢察官很懶,不,沒有人說檢察官很懶,我倒知道檢察官苦水很多,法務部三令五申要檢察同仁加強實施公訴,曉不曉得事實上基層檢察官怎麼抱怨,他說你起訴時就把我卷證全部奪走,拿到院方,你叫我怎麼空手去實施公訴。碧玉學姐說法官如果不看卷怎麼寫判決,我倒是要反映基層檢察同仁之心聲,我被繳械,我怎麼攻擊。我不是想把責任推給檢方,我要強調說,若現行之刑事審判程序是目前這種把公訴人完全繳械,然後要法官去接手,替公訴人攻擊被告的做法,我懷疑如何找回司法之公信。我只想提出一個問題來總結我個人今天的發言,我們今天大家一起站在這裡,面對一切將來可能開展之歷史,究竟我們要選擇由檢方繼續貫徹起訴意旨,來當庭說明他請求審判之範圍,提出支持控訴證據,好讓審、檢、辯三方同時看清楚證據,同時看清楚訴訟主張,來做為公平判斷,還是維持目前讓檢方無卷可用,院方有卷而不知如何使用。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