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是整體的,國家也是整體的。刑事司法從最原始的警察調查、檢察官的偵查,到一、二、三審,甚至確定後救濟程序,都是環環相扣的。今天要檢查這部壞掉的司法機器,全部零件都要逐一檢查,整個流程、位階都要檢查,不是片段的,不是本位的,所以司法改革當然要整體的考量。盱衡古今中外,刑事司法的二大模式,一是對抗式的,即當事人進行方式,二是糾問式的職權進行方式。演變至今,由於國民主權及人性尊嚴等原理之普遍化,被告之訴訟主體性的提升,嫌疑人或被告在被判有罪確定之前,都應推定為無罪,應受到公平程序的保障。現今世界主流趨向當事人進行模式,我國已實施六十幾年德國式的卷證併送制,如果沒有問題,我們也不用在此開會了。我們在此十字路口,要如何轉向?民國五十六年的刑事訴訟法修正,已趨向當事人進行主義,刑訴法第一六一條規定檢察官要舉證,可是因為卷證併送的結果,使此規定毫無作用,訴訟案件之處理,一階段一階段的往後推,推到天怒人怨!故實行「卷證不併送」使檢察官切實負起完全舉證責任,是實現無罪推定及公平法院的最佳制度。法務部提出的說帖已有多人反駁,蔡副司長提到卷證不併送,會使審判之訴訟指揮空洞化,似未深入了解當事人進行方式之全盤運作細節,如果看看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出版的法條及說明,應該就沒有問題。卷證併送會流於有罪推定,所以我們要採行無罪推定,使程序透明化。莎士比亞有一句話說:Nothing is good without respect(如果沒有尊重,天下就沒有好事)。尊重誰?要尊重人民的主體性,要實施起訴卷證不併送的當事人進行制度,使當事人切實參與審判活動,讓被告輔以辯護人與檢察官面對,盡情攻防,自然無怨。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