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認為欲建立公平之審判,宜採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及確立檢察官之實質舉證責任。

無論採何種制度,都有其缺點,因為人類創建的任何制度,都常因人為因素而無法完美無缺,如何運作,貴在是否適合於當前的社會狀況,換言之,適合於時空的需要者,則為優良的制度。基於此一認識,檢驗當前的司法現況,人民最大的不滿為審判不公。何以致此?原因固多,但重要的一點為法官常存成見,聽不進被告之陳述、辯解。為了袪除此一偏失,唯有在審判前隔離法官與被告犯罪證據的接觸,讓法官於審判伊始,能夠以空白之心證蒞臨法庭,能夠以客觀、冷靜而不存成見之態度來聆聽、觀察訴訟兩造之檢察官(或自訴人)與被告(辯護人)在法庭上之活動,用以超然持平的形成心證發現真實。如此,才能排除法官因事先閱覽卷證所形成對被告先入為主之不利偏見。

當前的司法現況人民最大的不滿是審判不公,人民的感覺何以致此?除法官心存成見,故必需在審判前隔離法官與起訴之卷證資料,採用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之外,同時亦應讓法官能夠以第三者之角色,保持超然客觀之立場來聽訟,袪除所謂「裁判兼球員」的角色,依現制「檢察官依偵查所得之證據,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者,應提起公訴」(刑訴法二五一、⑴),另又規定法院應依職權調查證據(刑訴法一六三、⑴),以致在偵查階段,檢察官不能落實偵查,負起主導偵查之角色,積極指揮司法警察蒐證、調查或鑑定,而是在罪證尚未充足前,僅梢有嫌疑就起訴,期待法官接棒盡職權調查之能事,同時法官又依法律規定「應」調查證據,為了補起訴時罪證之不足,唯有承接檢察官之地位,調查證據。這樣一來,給予被告之感受是檢察官與法官是一體同夥的,擔任公平裁判之法官仍然窮追猛打,跟檢察官一樣都是追訴犯罪,毫無超然可言。在此現實的感受下,判決有罪,如何令被告心服,所以必需落實檢察官之舉證責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