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蔡代表所提建立台灣的訴訟制度,個人謹表贊同。但有一點要提出說明,今天開會前,突然收到二份說帖,其中一個提到起訴狀一本主義原則,個人覺得今天既然是在討論如何尋找一個合理的制度,說帖中對於起訴狀一本主義原則的認知,似乎會誤導大家認知起訴狀僅是薄薄的一張紙,其實起訴狀不是薄薄的一張紙,起訴狀應明確記載那一個人犯罪、犯罪事實的經過、及方法,使被告得以有所防禦,故它絕不是只是薄薄的一張紙而已。

另外,我個人不想強調「主義」,但是會議中大家卻一再提及「主義」,如法務部所提說帖裡面,不贊成我國採德、日制度,但卻在第三頁強調德、法所謂卷證併送制度,並強調此制度之如何的有效,似乎有誤導認知的問題,個人認有特別提出說明必要。

另要說明的,似乎大家都在強調「應」和「得」,個人卻覺得給被告最公平的待遇才是最重要的。在法庭上是為了實現正義,沒有人會說法官不發現真實。假如法官不發現真實,那麼所有法官的判決就都有問題。所以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觀點,絕不能說當事人主義,就不會發現真實,職權主義就會發現真實。我們也知道法官在一個範圍之内,例如被告權益受損時,法官應會給被告一個說明機會,好讓他能保護自己的權利,朝如何在公判上落實被告實質的公平,才是最重要的。故我們的辯護制度要加強,檢察官在法庭上要負實質舉證責任,否則被告權益的被害,是整個司法的被害。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