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僅代表我林輝煌個人發言,不代表二個林輝煌發言。個人主張:卷宗和證物不能提前和起訴書一併送給法官看,檢察官也要負實質舉證責任,法官只在必要時,才可以發動職權調查證據。現行法所定「法官應依職權調查證據」,必須改為「法官得依職權調查證據」。

一、首先,卷證不併送,不是不要送,而只是:⑴晚點送,在開庭時才送。(2)檢察官到庭時,親自送。⑶在被告、辯護人在場,可以馬上對證據表示意見時才送。

如果檢察官在法院開庭前,就先把卷宗、證據送給法官看,法官容易先入為主,對被告容易有惡感,因此會在審理時,努力查證,綁緊被告。而既然法官這麼努力攻擊被告,檢察官即使到庭,也會看小說、打瞌睡。這次七月一日到三日,法務部舉辦的「德、日、美比較刑事訴訟制度研討會」,應邀參加的德國教授Weigend就提到他們卷證併送後,法官努力查證,檢察官就看小說、打瞌睡。法治文化這麼健全的德國,尚且如此,何況我們?

二、法官如果「應」依職權調查證據,那麼就會裁判兼球員。我們經過了長久的努力,才取消檢察官的羈押權,就是要防止裁判兼球員。我們畢竟不容易找到聖人。如果裁判也下場攻擊被告,我們就要注意獵人在追捕不到免子的時候,會動怒的,會大聲地叫:「這隻兔子真狡滑,衛兵班長!叫衛兵把兔子抓去籠子裡,我要在籠子裡好好的打獵。」我們想:⑴如果這隻兔子真的偷吃農作物,那也就罷了。⑵但是,每隻兔子卻長得差不多啦,萬一你搞錯了,那怎麼辦呢?被誤會的兔子為了逃命,有什麼狡滑呢?⑶萬一真的裁判強力幫著原告打被告,搞錯了怎麼辦?那不就「黑狗吃肉,白狗吃打」(閩南語)嗎?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