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林輝煌代表之發言,座談會部分林代表只聽一半,林代表說的是上一半,下一半是美國哈佛大學法學教授弗得說:我國之當事人進行主義,因為法官太無聊,在審判時會睡覺。所以我發覺主張當事人進行主義、卷證不併送是希望不要檢察官睡覺,希望法官睡覺。但法務部不希望這樣,法務部希望法官、檢察官都不要睡覺,都非常認真,檢察官做好舉證責任,法官能盡本份,應調查就要調查,這是法務部之立場。黃代表提及起訴狀一本主義不是一張紙,所以前幾位代表主張之採卷證不併送即為起訴狀一本主義,就可以完全摒除法官之預斷。這是始點的問題,是起訴時或審理過程,起訴時不預送,沒有預斷。但二審即使採事後審查制,還是有調查事實之可能。我們能排除預斷嗎?我們那麼不相信我們的法官嗎?所有的法官都那麼不中立嗎?現行是採卷證併送制度,但也有很多判無罪的案子,可見審判者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法官,平日工作即是判斷是非曲直,與英美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有陪審團制度之情形是不一樣的。強調今日不可能採當事人進行主義後,司法就可以建立公信力,希望大家支持法務部之主張,希望法官、檢察官不但不要睡覺,而且還要競競業業的把工作做好,在各自之偵查、審判工作上,檢察官盡到舉證責任,法官也能盡其本份。(有書面資料)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