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三點意見,第一、卷證不併送,才能達成「公平法院」的理想嗎?我想世界上所有的訴訟制度都以追求公平審判為目標,我不認為「公平法院」是卷證不併送制度的專利。我也不認為只有卷證不併送的制度才能達到公平審判的要求。事實上法官有無依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卷證是否必須併送,對法務部而言,並沒有很直接的關係。法務部今天的主張其實是一個義理之爭。我個人以為,法務部對這個議題的立場,最具有追求真理的正當性。第二、我認為我們應從法院有無發現真實義務這一點切入。追求真實是法院的天職,因為有發現真實的義務,所以應課以法官依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至於課以法院調查證據之義務,檢察官是不是一定會怠惰呢?我想不必然,這是制度上的設計問題,應是從怎樣讓檢察官不得不負舉證責任這點著手,詰問制度的落實和加強檢察官的舉證責任,責成起訴檢察官自己蒞庭,都可以達到這個目的。法院只有依職權調查證據權利,沒有義務,最後必然會造成法官的恣意與怠惰,結果將造成很多不公平。第三、世界上不是只有德、美、日三種制度,我認為,為了人民的利益與需要,我們不應該獨斷的認為只有當事人進行主義的訴訟制度才是最好的制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