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各位主張如果卷證不併送,法官可以無預斷,對被告有利,所以無罪率較高。事實上,剛好相反。日本是採卷證不併送,有罪率是百分之九十八,我國採卷證併送,有罪率反而是百分之八十九。剛才有先進提到:「日本是因偵查很精緻」,意思是我國偵查不精緻。站在檢方之角度,我不認為不精緻。日本堀内教授說:「主要是因日本自白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幾」,日本現在也因為外國人案件自白率不高而產生問題,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我認為不是偵查精緻不精緻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卷證不併送,法官可以不認真?事實是相反的,我國採卷證併送,你有看到法官不認真嗎?在睡覺嗎?美國採卷證不併送,採當事人主義,事實上睡覺的是法官,所以邏輯上是有問題的。而人民對司法之不信賴,是源於審判不公,為何質疑審判不公?第一是法官心存偏見,第二法官是球員兼裁判,但是德國也是採行此制度,德國人會懷疑法官心存偏見,球員兼裁判嗎?可見不是制度的問題,是人的問題,是檢察官有問題,是法官有問題。在德國採卷證併送,法官也可以不心存偏見,也可以讓人民信賴。最後一點,我們不是日本,不是德國,司法院提出法官要求檢察官舉證,沒有舉證就作不受理判決,也是非德、非日、非美之制度。德國刑事訴訟法第二〇二條規定,可以令起訴者提出更多的證據,但沒有效力的規定,教科書對這條規定亦多所批評,認不應對檢察官做此要求,因為這部分不像該法第一七四條對被害人提起之強制起訴才能有這樣之要求,德國著名法學教授表示雖然德國也有職權主義造成的問題,但是他的結論是採較保守、溫和的看法作改變,因此最後呼籲大家應溫和地思考制度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