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發言是延續早上議題發言,是否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恭聽各位代表高見後補充一些淺見供各位參考。司法是為人民存在,大家都有共識,人民要求的司法是什麼?最重要的是審判,公平、公正的審判。只要是有利於增進確保司法公平、公正審判之制度,我們也都要排除萬難向這個方向邁進。我國刑事訴訟制度目前採職權進行主義,若職權進行主義人民滿意達到標準,今日就不必列此議題,正因我們所採職權進行主義在台灣運作確實有問題,才會有這個議題要求改革,現在缺點在審判是審、檢、辯,法官居中作裁判,控方、被控方在法庭活動上有沒有發揮做為一個控方、辯方的功能?法官應該在中間,做裁判者的法官有沒有做到公平、公正的立場?簡言之,檢方沒有做到,因為過去不實際真正蒞庭,只是形式上蒞庭,漫不經心,打瞌睡等等,檢察官的表現,是我們法庭相當大的缺憾,嚴重說來是一個污點,檢察官法庭上的表現,在實質上對法庭審判品質有影響,形式上對司法形象也是一大損傷。辯方若因採職權進行主義,法官主動調查證據,因此對話、詰問都是辯方、被告與法官的互動,此種互動辯方能否發徵功能?當然不能,主動裁判大權操在法官,辯方受到壓制,辯方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採職權進行主義其設計之真正目的是要求公正立場,但制度設計結果法官有無先入為主?不必多說理論,以早上發言辯方律師體認來說,不能做到球員兼裁判,連自己做裁判的法官也自認不能做到,為何檢方說做到了,憑什麼說的,這種現象大家要面對,不能隨便講,臺灣經驗就是如此,連做裁判的人都認為在這個制度下他沒辦法公正,檢方竟說公正,這値得深思。因此必須要改,改的藥方就是當事人進行主義,最重要核心所在,一、卷證不併送,確保法官沒有先入為主,以維持中立立場。二、法官不依職權調查證據,以確保他的超然性及公正性,純粹聽訟,發揮聽訟來做裁判功能。早上有提到,如此法官不變成袖手旁觀嗎?這個形容詞蠻好的,也蠻貼切的,事實上就是要聽訟,我們要確保法官能袖手聽訟才能超然、理性做判斷,如還保留法官做輔助性的依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就損壞這個基本架構,我們過去的弊病還是無法去除,這點請大家做深入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