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還是堅決主張「卷證不併送」、「檢察官負實質舉證責任」、「現行法所定『法官應依職權調查證據』,應改為『法官得依職權調查證據』」。面對部分與會代表、國民及部分檢察官二點的疑慮:⑴檢察官人力不足,因此如果法官不幫原告打被告,治安會不好。⑵檢察官地位、尊嚴下降,不容易找到好的人才來當檢察官。個人說明如下的配套: 

㈠採取以上的制度,當然要有配套措施,才不致強人所難。也就是說,我們應該要設定五年的時間,來補充原告的數量,才讓裁判回到裁判台,不再兼原告。因此,五年内,我們要培訓加倍的檢察官,並大量增加檢察事務官、刑事警察,才來實施新制。國民因為擔心治安不好,所以總是害怕原告不夠多,才要法官去兼原告,弄得幾乎沒有裁判,如果我們增加幾倍的原告人數後,順便送給國民一個裁判,國民應該會同意吧!但是,員額多了以後,就不能不實施新制,否則只會浪費人力。

㈡法官不能兼檢察官以後,法官的權限變小了,法庭上的英雄人物自然是檢察官了。觀眾到球場是要去看明星球員打球,不是去看裁判吹哨子的。我們會記得棒球明星王貞治、呂明賜、足球明星比利、羽球明星陳鋒,我們怎麼會去記裁判叫什麼名字呢?從這個觀點看,檢察官是如此迷人的職位,怎麼會去擔心沒有好的人才去當檢察官呢?

㈢「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日本實施「卷證不併送」、「檢察官負實質舉證責任」以後,檢察官地位崇隆,成為檢察王國。我們有什麼好擔心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