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題配合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之配套,事實上今日之議程下午與上午相比,下午不具有濃厚之火藥味了。個人之看法,今日提出之有關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之所有配套,事實上無論我們是否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各該配套以目前狀況,如果我們實踐的話,對司法改革具有成功的份量。這些子題當中,關於推行國家選任辯護人制度,個人持反對的態度,因目前已有強制辯護制度,是否有必要推行國家選任辯護人制度,將會是社會資源的浪費;其次,關於偵查中應有強制辯護,我不明白偵查中為何要把強制辯護廢掉,以往偵查中不可以選任辯護人,現在偵查中可以選任辯護人,為何不能有強制辯護?其次,關於緩起訴,擴大起訴裁量權,相信在座均有共識,只是緩起訴在現行制度還未加以引用,這是一個很好的制度,我們應該要運用我們的智慧來加以引進採行。另,個人認為要強化制衡檢察官不起訴之機制,有三個意見:⑴檢察一體應是監督透明化,而非以檢察一體作為行政干涉的藉口。⑵聲請再議應擴張它的範圍,個人執業律師三十餘年,始終不能了解為何告發的案件不能再議?若有再議的理由存在,為何告發的案件不能再議,諸如此類,我們均應加以思考。⑶關於日本審查制度,個人覺得這個工程未免過大,目前有無產生共識尚有疑問,暫予擱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