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日帶著非常嚴肅的心情來參加司改會議。

一、今天我們研討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其改革的方向如何?首先必須確立刑事訴訟制度的目的為何?

二、依現代法治國的理論,刑事目的有三大目的,一個兼顧。㈠有助於實體法中事實真相之發現(亦即實體事實之正確性),㈡訴訟程序之合法即偵查機關對個人所作之侵害,應設定其界限;㈢透過裁判之確定,而使得被破壞的法和平得以重現(亦即實現法的正義)。實踐這三個目的之同時,也應兼顧「刑事司法機關辦案效率」。

三、所以刑事制度之核心就是在保障人權之指導原則下,發現真實,以實現實體法之正義。至於發現真實之方法,也就是程序如何?在法系上有二大經驗,一是英美法系之採相對制度,一是歐陸法系之採職權調查制度,從比較法之觀點,二大法系非常難以決定其優劣,只是制度之選擇而已。

我們加入歐陸法系,已有七十餘年,現在是否要告別這個系統,而加入英美的另一個嶄新的系統,必須慎重。因為我們的民眾,一方面抱持著期待法官、檢察官(即司法官)為包青天,另一方面又忡憬著洛城法網的審判情景,也就是在歐陸法系與英美法系間抗拒。

以我身為司法行列二十餘年之資深司法官,我認為我們的制度並不是有本質上的瑕疵,而是落實的執行。例如刑訴法第二條之司法中之公益角色之規定,並沒有落實。刑事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扣押證據,亦應包括有利及不利之證據在内。但我們卻未有落實,卻另要再創設偵查中之證據保全。法律規定不落實,卻又另創新制,有無必要,頗値深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