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點,世界上沒有完全的當事人主義或完全的職權主義,也就是說並無一個制度是百分之百的當事人進行主義或職權主義。事實上每一個制度都是混合主義。第二點,理想與現實之間是有差距的,剛剛蔡代表談及犯罪率的問題,有關日本的犯罪率是我國的三倍部分,事實上日本二百多萬件之犯罪案件,有一半是交通案件,交通刑事案件包括超速、違規、酒後駕車等,若將交通案件扣除,台灣的刑事犯罪率,恐怕是日本的五、六倍,也就是說,如果日本的犯罪率和台灣一樣,日本須增加五、六倍的人力處理案件。另、一點是相對的相關犯罪問題,前幾天有場德、日、美刑事訴訟比較訴訟制度研討會,有人問日本的堀内國宏教授問題,若日本的自白率由百分之九十降低至百分之五十,怎麼辦,日本教授說如果事實狀況如此,可能沒辦法處理,台灣的自白率大約在百分之五十左右,所以台灣的犯罪率、犯罪案件種類與結構等刑事司法環境及問題狀況,與日本有很大的差異,兩者的制度設計基礎並不相同,也就是說我國的刑事司法與日本沒有相同的前提。至於檢察審查會,前幾天我去日本考察,發現這只是形式上由人民參與的制度,其實沒有發揮真正的監督作用,未必是一個可行的制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