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會議是討論採取當事人進行主義的配套,我必須指出若採取當事人進行主義後,關於證據之開示,依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所提,證據中關於證人部分須先告知當事人,這點若不是有證人保護法來配套,以台灣目前黑金文化,將使正人君子不肯出面作證,所以應同時作週全的建制。回到早上之議題,卷證是否併送,檢察官是否要落實實質之舉證責任,這是司改之成敗關鍵。讓檢察官負實質之舉證責任,除能夠使法官保持客觀超然之態度外,尤其能促使檢察官發揮其應有之偵查主體功能,袪除依賴法院調查之心態。現在的問題在於檢察官無法落實實質之舉證責任,因為如此,檢察官無法發揮其偵查主體之功能。檢察官可以指揮司法警察、調查單位搜索證據,並擁有科技、鑑識之豐富資源。刑事訴訟之目的在發見真實,在檢察官擁有如此豐富資源的條件下,如果尚無法發見真實,那麼依賴身單力薄之法官就可發見真實嗎?從此方向思考,今日之所以至此,是因採取應由法院盡調查能事及卷證併送,以致於檢察官可把追訴犯罪發見真實之責任推給法院。在早期修正刑事訴訟法,原來偵查中不能聘任辯護人,修改成可以有辯護人,當時警察學校校長即表示如此警察就不能辦事,結果修改後不是好好的嗎?又前幾年憲法法庭辯論檢察官是否有羈押決定權時,法務部表示反對,但是現在亦沒發生問題。故採卷證不併送是否會有問題?答案是沒有。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