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第二次發言,擬從較細、較務實的角度向各位報告。大家知道改革是痛苦的,本人非常高興法務部不懼怕、不抗拒改革,所以本人呼籲大家能以合作代替對抗。本人曾於司法院服務期間,自六十九年起參與過刑事訴訟法之研修,本來預計三年内完成,但後來經過了十餘年完成修正,仍無結構性改變。五十六年修正第一百六十一條,規定檢察官負舉證責任,並未發生作用。日本從德國式之法制轉變到修正之英美刑事訴訟法制,迄今實施情況良好,韓國現成地仿行日本制,效果亦不錯,我國為何恐懼「卷證不併送制度」?其實該制度之本質,簡言之,是要使檢辯雙方面對面、透明化地,一回合搞清楚,不要拖泥帶水。若到上級審,事實仍不清楚,而一再發回更審,久懸不決,被告最痛苦,法官、檢察官、警察也很困擾,且無尊嚴。我們要實施「卷證不併送制度」設有完整配套措施,同時完全支持,法務部所提出來的五年人力增加計畫,有這些配套措施,我們才能很順利去實施。如果改為卷證不併送,初期檢方似比較痛苦,所以設計在五年内逐漸調整及準備。而法官也有最後、補充性調查之職權,以維護實質正義。我們要實施的不是純粹英美制,所以不要怕正義會失掉。各位靜靜思考是否有道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