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場檢方部分代表主張如採卷證不併送,法院無調查證據之義務時,將導致法官閒得沒事做,現為大家指摘檢察官不認真蒞庭,甚至閒得看小說之通病,將發生在法官身上,無異將求發見真實之責任,推諉在檢察官身上,實為不明卷證不併送之所謂起訴狀一本主義制度。首先要提的是這制度,僅用在疑案慎斷之案件,亦即以通常程序起訴之第一審案件,必減少如葉部長所說至二、三成,亦即目前七萬七千案件減至二萬五千件左右始可適用,其餘案件如何處理詳細,在配套設備有所說明,不再詳述。如用此制,法官審判時一方面須認真的聽訟、審慎指揮訴訟,且須從檢、辯雙方當場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依嚴謹之證據法則,除取捨書類之證明力外,就雙方對證人、鑑定人之詰問中,發見應如何認定事實、適用法條之心證,且依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所擬法院認有足以影響判決結果之證據存在,且有調查可能,因發見真實之必要,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並將綜合所得心證表示在判決。依法官之職務而言,不但要維持程序上之正義,還要求真實上之正義,怎麼能說或擔心法官閒得沒事做呢?我們的訴求,就是考慮要法官在欠缺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下求真實之正義,等於是緣木求魚,無論判有罪與否,均難忍受人民之質疑,現制不改,司法之公信力難以提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