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人進行主義的兩大核心課題,在於卷證是否併送及舉證責任的分配上,我想大家就此部份陳述時都沒有說得很清楚,所以我想就法務部的說帖,做一個回應。在舉證責任上,法務部說他不要看到一個袖手旁觀的法官,因為這違背人民的法律感情。其實我們要講的卷證不併送,就是為了要回應人民的法律感情。因為人民分不清楚法院及檢察署,認為統統是法官在問,裁判在打壓我,人民有這樣的感受,法務部不回應,卻說人民不樂見法官不糾問事實。法務部屈從人民包青天的期待,屈從人民不尋求訴訟程序的進行,希望法官無所不能,而法官真能無所不能?屈從人民包青天的期待、屈從人民不尋求訴訟程序的進行、希望法官無所不能,是否就是人民對法律失望的核心?

蔡代表說主張「當事人進行主義」者都沒有說出可以解決怎麼樣的問題,但事實上法務部的說帖也未說明具體的想法,例如說帖上說「採卷證不併送,對被告『並不會更有利』」、「『不是只有』卷證不併送制度才能建立公平法院」、「採卷證不併送『也不能真的』排除法院的預斷」等等,都可看出法務部也欠缺有力的正面訴求。

法務部說卷證併送,法院才能有效進行審判,這基本上即是以「預斷」為基礎,這樣的效率値得追求嗎?法務部又說卷證不併送也不能排除預斷,因偵查階段媒體已經大幅報導,影響法官的心證,實際上,媒體的大幅報導可能是檢方或警方故意透露消息或不經意走漏所致,媒體的追逐是因為審判程序中裁判兼球員,毫無精彩可言,如果將來公判庭上,檢察官、律師都善盡職責,檢察官認真的蒞庭,媒體自然轉移焦點,法官也會更小心。況且,偵查應不公開,何以會有這麼多媒體競相追逐?法務部實在倒果為因。

部分代表一再說日本起訴後有罪判決率很高,而我國法院有罪判決率很低,可見未受到卷證併送的影響,事實上法官有沒有受到卷證併送的影響,要問人民的心聲,今天若不是因為人民對司法信心不足,那還有必要在這裡檢討卷證併不併送?

有人問說那一種制度法官較不會打瞌睡或那一種制度檢察官較不會打瞌睡?在現制之下,法官一個人主控全局,結果實務上還曾經發生律師打瞌睡的情形,因為都是裁判在表演。所以加強公判程序中律師、檢察官的辯論,法官只做聽訟,這樣大家都不會打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