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二二八條知有犯罪嫌疑而發動偵查,再依第二五一條足認有犯罪嫌疑者,提起公訴,起訴後,法院依第二八八條調查證據或檢察官依第一六一條負舉證責任,過程中經由第一五九條及第一六六條的詰問及直接審理,而調查結果如已經證明被告犯罪,即依第二九九條為有罪判決,反之,即依第三〇一條第一項為無罪判決。

而「知有犯罪嫌疑者」的犯罪嫌疑應到如何的程度?目前實務上的運作是,有三分的懷疑即可起訴,由法院補正七分。我們認為審判程序的發動應該要非常慎重,因為審判程序發動後,法官、檢察官、被告及律師都會到場,所以檢察官究竟要得到如何的證據才可以起訴?我們認為應達到不容懷疑被告有被判無罪之可能的程度。而起訴後法院透過嚴謹的程序,證明檢察官所舉證之證據為正確、可接受時,即可為有罪判決,如果檢察官所舉證之證據無法達到此程度,仍有事實不明時,法院「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以明事實。所以調查清楚事實不只是法官的責任,此由第二條、第二六〇條便可得知,而調查證據,發現事實真象,法院是處於備位,由檢察官站在第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