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有代表提到說,如果朝向美國洛城法網式的法庭活動,明星球員就是檢察官,我也一直這麼認為,也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可是為什麼法務部在提出這個問題的看法時,他不是站在自私的觀點,他是在懷疑像洛城法網式的法庭辯論,是否符合今日台灣及人民的感情或主張,至少就此點,不是法務部個人的主張,在前不久中國時報有一些自由派有名的刑事訴訟學者、團體有講到一段話,他們說:結果是有百分之九十的被告人權被犧牲,訴訟制度將成有錢人的遊戲。

故法務部今日提出不採卷證併送,並非站在一個自私的立場來思考,如果都把矛頭指向法務部,這是一種預斷,至今法務部仍主張採行卷證併送。

我唸一段德國刑事訴訟法學者的一段話來做今天的思考:數十年來德國在變革當事人進行主義的時候,現制因為他的訊問大綱主要必須依偵查卷宗,公訴資料強迫審判者必須以公訴的眼光審判案件,因此容易喪失本應為判決的職務,而必須與檢察機關保持必要的距離。換言之,在這樣制度下審判長成為被告的敵人,而認為是不妥的,因此就有改革。但是他又說,若改革的結果是改成像美國式那樣的法庭活動,那麼一個對案情卷宗無所知悉的法官,並無必要參與事實的工作,結果可能會造成更多不利的後果。所以他的結論:就德國目前之發展來看,法官一方面要知悉卷宗的内容,負有澄清事實的義務,檢察機關也要保持絕對客觀的立場。這一段話,是否可作為剛才曾委員前輩提到我們的當事人進行主義是改良式的,是公平的法院,實質的法院,那麼此與法務部的立場幾乎是不謀而合。因此今天事實上大家就有共識。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