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幾年以前,最高法院曾經開過一個起訴狀一本主義問題的研討,記得當時黃東熊教授提出,現在的刑事審判好像在演猴戲,最高法院有好幾位法官對黃教授的發言非常不以為然,然而經過多年,由最高法院主動發起提案,情境變遷,令人深有感觸。剛提到採起訴狀一本主義的情況下,檢察官才是英雄,既是做為一個英雄,檢察官竟然不能接受,法務部不能接受這種看法,實有時空錯亂之感。要真正了解一個制度之設計,必須真正重視人性的尊嚴及正視人性墮落的可能性。一方面重視人性尊嚴的可貴,一方面強調人性墮落的可能,這樣的想法在他們設計每一制度時根深蒂固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故檢察官、法官對被告有利、不利均能注意,那是騙人的。今日我們整個刑事審判不管你是犯罪嫌疑人在檢察官或法官手上,均為被糾問的客體,檢察官、法官每個人都有無限大的權力,不受到節制,這樣子的一個制度設計,是完全不被西方社會所採,而與我們包青天的想法很接近。我想在座沒有一位可以接受這個制度是對的,但這種制度活生生的存在現行的刑事審判,一方面被告沒有人性的尊嚴,一方面沒有制度的配套去正視每一個有權對別人生死有操控大權的人,這是今天改革要採卷證不併送所真正要達到的目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