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訟的目的是要實現正義及保障人權,刑事訴訟制度一定要強化一審事實審的功能,如高院李庭長所陳述的,他希望法院訴訟案件數量,是呈金字塔形的,這種理想如能實現,司法公信力就能建立。現在訴訟案件數會成為直筒形,很明顯是對司法的不信任,因此我們現在要強化一審的事實審的功能,確有其必要。第一審要強化事實審功能,人的因素比制度的設計更重要,如果不以資深的法官任一審的審判工作,而以資淺者任之,要達其目的,無異緣木求魚。

我另一主張:發揮第一審事實審功能,要採合議制,不過採合議制時,希望法官不要虛應故事。高院目前合議狀況,受命法官案牘勞形而陪席法官無所事事,法律人及當事人見此,情何以堪?這是對司法的諷刺。

另外一點,這些配套措施,我完全同意。尚有一議題是限制訊問被告及調查被告自白之時期,這點我覺得不妥且不必要。因為,既然是採當事人進行主義,證據的攻防及辯論,就由當事人為之,為何要限制訊問被告及調查被告自白之時期,因為配套措施裡已對自白爭議性有所規範,所以這樣的限制我認為無此必要。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