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曾任五年檢察官及五年律師之工作,今天雖是民意代表身分,卻是抱著學習的態度來參加。不過在參加今天會議後,個人認為與會代表應該不是站在各自角度抒發己見,否則永遠不會有結論的。可是開會到現在,卻感覺似乎院方代表、民間律師界及檢方都很堅持自己的意見,這樣可能無法達到原來的期待及全國人民的期待,我站在民意代表的立場來思考這麼多意見有無可能整合起來,初步來講,個人認為似乎可找到整合的契機,不過需要大家先把自己的立場放下來。我聽到蔡副司長提起現階段沒有辦法實施起訴狀一本主義及卷證併送制度,是因人力不足及治安很嚴重,我想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也是大家可以體會的。剛才林法官提及沒有人說一定要現在實施,而是計晝在五年内實施,但是從我們的議題資料上所顯示這些制度的實施步驟及時程,卻是儘速修法通過,並設一年半之緩衝期後施行,如果今年就修法通過,等於是兩年半後就實施,以目前人力可能還是有問題,所以,我想我們所要探討的第一個問題,是究竟這樣的起訴狀一本主義有無實施必要,所造成的衝擊有多大?而這些也是我們可以預期的,所以我想是否可以先擇一、二個法院實施,然後再慢慢充實人力,畢竟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不是今天與會者口水之爭就可以解決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