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剛才之討論知道法務部並無堅持一定不採當事人進行主義,現在應討論增加人力資源或法官仍然保留一點職權調查主義之色彩。司法得不到信賴是因審判不公,不但對被告不公,對被害人也不公,立法委員幾乎四分之一有前科,未結案者也有許多,老百姓怎麼會服氣,這是司法院本身應解決的問題,民進黨很重視這點,所以林明德院長怕我當協調委員,但我是不背書的。最高法院未結案這麼多,司法院想用斬腰方式解決,這是沒辦法的。所有大官、貪污案能解決嗎?若能解決,司法就有公平性,我就服司法院了。如此採嚴格事後審、緩起,訴制、起訴不起訴審查制、或其他職權不起訴之擴大,只要讓老百姓服氣,我都贊成。若無法做到不但正義無法實現,老百姓之上訴機會也沒有了。希望司法院解決最高法院積案時要冷靜、合理的思考。今日有初步之共識是折衷式的,不是改良式的,不是全部的,我們再先進也不會比德國先進,但我們改成這樣就比德國先進。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