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具體來看有何步驟可以逐步解決問題,而不要一直糾纏在前面二個問題。事實上大家都承認現階段沒有條件全面實施當事人進行主義,必須以後再實施。那麼為何要築現在看不到的美夢,何不務實的看現在可以做什麼。法務部的主張與主流派主張有多處重疊,所以應把焦點放在重疊之部份。有些步驟可以先做,有些步驟可以稍緩,不一定要一次立法完成。金字塔形之訴訟制度,問題是出在金字塔之底部,解決問題不能在中間部分糾纏不清,要先從底部解決,所以應以倒金字塔形方式來解決問題,只有底部即偵查體質之檢察官人力、物力、資源解決,案件少一點進入審判程序,多一點偵查,審判才有希望。否則改成當事人進行主義或甚至立法明定不蒞庭之檢察官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檢察官一定會來蒞庭,但這就對發現真實有幫助了嗎?所有問題就都解決了嗎?第二點是法務部之主張被批評成非驢非馬,可是事實上,目前在世界上已無真的驢或馬了,大部份都是非驢、非馬,所以我們不要再花時間去找驢或馬。大家看日本模式的當事人主義,沒有陪審制,也沒有美式的認罪協商制度;德國是傳統的職權主義國家,但據最近應邀來我國訪問之德國學者表示:德國之認罪協商最近在實務上也施行了;法國也是典型的職權主義國家,但也有陪審團制度,所以何種主義應有何種制度,是無絕對標準的。我們應制訂一些步驟,先做做得到的事,然後檢驗現在假定之條件若都成就,就可以實施我們未來規劃的前景。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