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從務實的角度來討論證據,報載有一人被殺十八刀,第一審判殺人未遂,第二審改判重傷,理由是殺人十八刀焉有不死之理,可見一、二審對認定事實差了十萬八千里。公平的審判端賴兩個因素(除法官外)即事實與法律,而本次司法改革的重點也在研究究竟職權或當事人主義較能發現事實?主張職權主義者常拿包青天或人民感情作為後盾。但常忽略主要的基礎,真實必須依賴證據,而證據法則正是當事人進行主義的核心。職權主義常與自由心證之恣意擅斷聯想,此外職權主義與覆審制結合,使得事實認定留下後續調查之空間,今天最高法院積壓的案件,多因第一審未盡調查之能事,如那些積案在第一審能克盡言詞辯論並有辯護律師,自當大幅減少上訴之機會,尤應強調的是,法院審理事實必須在有限時空下(訴訟資源及司法的本質使然),不同於自然科學,故第一審錯過認定真實的時機後,以後再也沒有補救之機會,因此配套應採事後審制。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