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反對第二審採事後審制,目前人民不信任司法,司法在裁判書類部分花了太多時間,卻用很少的時間作證據調查,且有很多原因最高法院之法官不願意降調為地方法院法官,這種觀念的改變是需要時間,目前恐非時候。

另當事人進行主義,法官亦得以職權調查證據。其次,本人建議應加強強制辯護之範圍,即除三年以下之罪均應強制辯護。檢察官若於論告時,只稱:「依起訴書所載」,被告未選任律師時,則顯不公平,似可增加義務律師,擴大強制辯護制度。當然,此制度宜有配套措施,例:緩起訴制度、增加檢察官之員額、提高司法官及檢察官之待遇等,此共識本人認為不論在司法院、法務部或消費者三方面,均不會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