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昨天一整天的討論,我們這一組非常的激烈,我們都知道擇善固執是一件好事情,但要所擇的「善」是一個善,若非,則變成「固執、偏激、食古不化」,那麼,我們希望我們所堅持的是一個善,尤其我們講司法改革,應該是司法善事。「司法的善」是什麼呢?我想關於這點,大家都有共識,就是謀人民最大的r司法的福」,這點,翁院長在他的司法院司改白皮書表示「法院是人民的法院」,並且一再強調,法院為人民存在,法務部的檢察改革白皮書,葉部長也一再強調,檢察的業務也是為人民的福利而存在。總統從七十九年就一再重申整個司法的運作、目的,要為人民存在,故關於此點,我們在座各位均有共識;就是為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權益來改革司法。本組最重要的爭議點就是整個訴訟制度改革的基本方向,即當事人進行主義及職權進行主義之議題,雖然昨日談很多,但至今仍未達共識,而最基本的兩處是證卷併送不併送?法官最後要不要再依職權調查證據?這兩點會影響整個訴訟制度的改革方向,故今日我必須在此提出表示意見。從全國司改會籌備會以來,從司法院發表藍皮書以來,揭示當事人進行主義的方向,就引起法院、法務部及檢察官很強烈的迴響,社會各界對這點也表示很多意見,這兩個主義的方向,究竟何者較好?我們都了解,一個制度是沒有完全的完美。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台灣、我們現在的司法需否改弦更張?我們可從現在的法庭活動,法官開庭時就急急忙忙地一再訊問被告、質詢被告、怒罵被告。法官在整個活動中,他是主角,他很忙碌,並很生氣,人民受不了,法官也受不了,法官不像法官,人民也在那邊受苦,而擔任法庭活動重要角色的檢察官在那裡?在台灣,我們採職權進行主義已經五十餘年,起先是看不到檢察官,經過五十餘年的努力改革,現在檢察官在辯護時可以秀一下,他的起訴真言大家都可以背得很熟,這樣的檢察官在法庭活動中,滋味會不會覺得非常窩囊。在法庭活動中,檢察官不能為起訴之事實來負起責任,這種檢察官當起來是非常痛苦之事。最近十年來,我們一再要改革檢察的功能,但至今的制度不改,五年内我們仍然無法照現行之刑事訴訟法,讓檢察官來執行法庭活動。就最近法務部的一則報導,即在一定時間之内,檢察官對重大刑案才能全程蒞庭,從事法庭活動,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再不改,我們的法庭活動如何進行?怎樣取得人民的信賴?法官不像法官、檢察官不像檢察官,律師在法庭上也很難扮演角色,每一庭十分鐘,最多二十分鐘,如此下去,我們的法庭如何來取得人民的信賴。我覺得法務部反對當事人進行主義的空間已經很小,我懇請法務部不要再堅持職權調查主義,否則,我們的法庭活動無法改善,人民的怨恨也會一直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