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的發言,是承接昨天第一次發言,建議「審判制度透明化」,第二次發言,建議「言詞辯論,要嚴格遵守證據法則」,對事實的調查要慎重,與事實證明可能性的短暫,一旦喪失不可補救兩方面加以思考。今天的審判絕對是有限的空間及資源,在有限的空間及資源下,如何進行透明化的審判,必須做一些配套措施。我曾談到審級制度設計時,主張要採四級二審制。陳教授主張,以當事人的立場來講,法院審級愈多愈好。我主張固然從法律層面來講,設計的審級愈多愈好,但從事實面來講,一次審錯,永遠不能補救,從最近這麼多重大案件的審判即可得知,都是因為事實在第一審沒有調查清楚,後面的補救愈來愈難。所以我呼籲,以今日審、檢人力去做包青天式的上天下地,無限事實的調查是r期待不可能」。我在美國求學,指導教授要我到法庭觀察認罪協商制度的運作,初見很驚訝,犯罪可以用談判來交換。但慢慢體會,這麼多案件勢必不可能全部進入審判。所以法院必須把有限資源做調整。德國與日本已對職權進行主義做調整,以引進協商制度。德國、日本即已對職權主義調整,表示主義之爭已無必要。大家必須真誠去面對,把有限資源做有效分配,以達最有效的運用。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