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呼應段代表說的「主義之爭」是沒意義的。怎樣讓現有有限資源開始做起比較重要。現在大家質疑基層檢察官實行公訴的角色不夠。如果今天的法庭活動是一場戲,大家認為主角檢察官沒有到場使戲唱得不好,配角法官搶了主角的戲。那麼我們要做的,是不是就是要把整個戲碼改過,而不照這個劇本去演,不管他原來的劇本。是不是把主角拉回來,這場戲就可以好好的唱下去。

昨天媒體報導司改會場外,有賀伯颱風受災戶在抗議,對司改有不同聲音,我有挫折感,為何我們在談司改卻與民意的司改有如此落差。我們在此做主義之爭,到底有何意義?我覺得懷疑。以基層檢察官的立場言,要讓其到法庭當明星,包括我在内都躍躍欲試,但我們不是傻瓜,你們說我們可以當明星,我們就去當,我們也要看這家公司的規模如何?制度健全否?劇本是什麼。因此整個配套措施是很重要的,並不是大家說明星,我們就可以欣然接受。這就是為何法務部對司改採比較保守態度的理由,因為各位今天所做的任一項決定,將來會主導整個刑事訴訟制度的取向,甚至會帶領偵查工作的何去何從,更可能影響整個社會治安的問題,當我們不考慮漸進式改革,一旦遽然實行,如事後發現有弊端時,整個社會將付出重大代價,那時檢察官除對自己的決策覺得抱歉外,要出面收拾殘局是檢察官,所以法務部對司改採深思熟慮的來考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