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革,只有壞下去,保守或維持現狀,就是落伍。改革要有前瞻的眼光,最高法院林院長在八十六年接任後,基於宏觀的視野,召集審、檢、辯、學者成立研究會。本來該法學研究會並不是為司改而研究,是因為既有例行研究項目,鑑於卷證不併送之當事人進行模式,幾已成為刑事司法之主流制度,所以選擇此一題目做超然的學術研究,仿美國法典彙編及模範法典的做法,予以法條化,只是因緣際會,後來竟派上用場。

司法改革要走何路線,當然有風險,但如經周延的思考,精密的設計,應可擇定一正確的方向。所以這次議題,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就佔一半以上,且都理論連貫,又經他國運作良久,實驗成功,應値採行。我們的設計,簡言之,檢察官的權力非常大,可是要受監督,微案不舉,明案速辦,只有疑案與重大案件我們要求卷證不併送,在一審澈澈底底一回合的把事實弄清楚,使被告無論有罪或無罪,都會服服貼貼,到二審則要瘦身,到三審便成金字塔之頂端。可是從昨天至今天,我很失望,金字塔的地基—卷證不併送,卻放不下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