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法務部這幾年來,尤其是最近,對司法改革一直表現不夠,司法院過去也是如此,個人以為對司法改革感情最深刻的是律師界,台北律師公會自一九九一年來持續迄今,到目前司法院已有一定的體認,可是法務部仍未有此體認,他們對提案三之議案主張,法院為發現真實之必要,得依職權調查,但有左列情形者應調查:⑴檢察官、被告、辯護人、代理人或輔佐人已聲請調查之證據或已提出之證據方法。那麼如果所提為無關連性之證據,是否法院可以不調查?法院有無指揮調查權?這樣的但書規定符合學理嗎?對於案件内不存在的證據資料,雖然沒有聲請調查,但該證據對被告利益有重大影響,就應調查。如果採檢察官緩起訴,卻設計法院可以監督緩起訴,與這樣的規定是否有牴觸?若採認罪協商,與這樣規定是否牴觸?個人認為這些設計是法務部倉促間提出,沒有經過審慎考慮。提案五的具體方案二r建立偵查中公設辯護制度」及具體方案四r證據保全與開示」,與偵查作為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法務部以一大堆理由反對,我無法接受。我想當事人進行原則很簡單,就是對等原則,我想就是在貫徹這個原則而已,沒有必要在但書上大費周章,所提理由又是大家看不懂的,連記者都要問提案甲、乙有何不同,可見法務部處處藏玄機,沒有誠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