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所爭論的當事人進行主義,真正的問題是本位主義,這不能怪人,要怪上帝。所謂事後審,最後可能變成薄弱的二審。根據我昨天的訪問結果,沒有一個最高法院或高等法院法官願意下降為一審法官,所以要破除法官無大小之分,不是三年五載可以完成的,這就好像沒有人願意回去考高中聯考一樣,所以在這種設計下,將來第一審法官還是由經驗較淺者操盤審判。我們認為很多人證、物證在第二審都可以被推翻,即使鑑定被第二審推翻的也是所在多有。而且第二審認為第一審已經調查得那麼清楚,就依賴第一審,結果形成了所謂的薄弱二審。所以採行這種制度,目的只在疏減訟源,當然就是一種本位主義。坦白說,我們不是為司法官而存在,是為人民而存,所以應該站在司法消費者角度,一定是希望堅強的第一審、堅強的第二審及堅強的第三審。很多人訴訟進行,不僅在第三審確定,甚且聲請再審、非常上訴,甚至大法官解釋,或向監察院陳情,甚至期待明年總統減刑,所以疏減訟源方法不在這裡,而在不進入法院。民事可以藉由仲裁方式解決,民事官司解決可以幫助刑事官司,因為經常是民事官司衍生出許多刑事官司,所以如果民事官司在進入法院前就解決,就不會衍生出刑事官司了。我們大家都知道預防勝於治療,我想比事後審會變成薄弱二審來得有用,才是比較符合人民期望,如果為了疏減訟源,就好像在生產線上偷工減料一樣,不符合人民期待。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