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要對二、三審制度發言,但先回應陳代表、曾代表對法務部之指教。陳代表說法務部堅守職權進行主義,希望法務部可以改革。曾代表認為不改革即是落後。我要說明的是陳代表誤會法務部,事實上法務部是贊成改革的,法務部非堅持採現行制度之職權進行主義,曾代表說不改革就是落後,此話沒有錯,但法務部是進步的,引用林鈺雄教授的一篇文章:我們只是不願意我們的修法成為偷懶、咨意的法官的禮物的條款,而不是修成法官高興查就查,不高興查就不查,困難的不查,簡單的就查。我們不希望使大家打官司像押賭、碰運氣一樣。所以認為法院為發現真實之必要得依職權調查,但在一定條件下就應該調查。曾代表提及民怨很深之問題,我在法務部接到不少陳情案件,陳情案件中沒看過法官、檢察官共同欺負被告,採當事人進行主義之提案單位一直說不改就會造成這樣的情形,但我接受陳情中沒有這樣的情形,陳情案中最多的是法官沒有認真的幫我查,法官遲遲的不開庭,我主張的、聲請的,法官不幫我查,在判決書中也不交待,所以法務部提的方案中認為檢察官、被告、辯護人、代理人已聲請,法官就有調查之義務,雖然未經聲請調查但案件已存在或法院已知悉且與犯罪之事實認定有顯然之影響或對被告有利,我們認為法官基於發現真實,應該調查且有調查之義務。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