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反對起訴卷證不併送及反對法官無義務調查證據所持理由不外三點,其一為法官在法庭上無事可做。其二為檢方之資源人力物力不夠。其三為有礙發現真實、傷害社會正義。其實:

㈠法官僅是無法預斷,在法庭上需指揮訴訟,讓攻、防兩造有秩序辯論證據之證明力,維持交互詰問之順利進行,藉以形成心證,在法庭上之工作分量,應不比現制輕。

㈡改採之制度,非今日就要實施,尚須假以時日,衡量檢方之能力資源,在立法時訂定實施日期,亦可逐步實施。

㈢在裁判者沒有成見,且在攻、防兩造當眾經過辯論、詰問等訴訟程序下所形成之心證,應更能發現真實。

二、檢方提出關於調查證據之範圍,如採其說,則比現制更不合理。蓋: 

㈠相關人員提出之證據方法或聲請調查之證據都需調查,則恢復原制度,法官仍然以球員兼裁判擔任裁判,絕不能公平、客觀。

㈡無論卷内有無證據資料,只與犯罪事實有影響或有利被告,都應調查,那有幾遞證據不必調查?檢察官又有幾種證據必須調查?

三、如採自訴制度,應採強制律師代理制,並採訴訟有償付費之制度,因為目前之情形,濫用自訴以達民事賠償之案例太多,非但耗資源,被告亦受不必的訟累,又訴訟程序有其專業性,需律師擔任。

四、剛才看到昨日協商之結果,關於調查證據之主導權,法務部之議案讓我很失望,若但書可行,證據不管與案情有無關係,只要有人提出,甚至無人提出,只要想到就要調查,如果是這樣,比現在之規定更糟糕,那麼我建議不如將「得」調查證據給檢察官,將「應」調查證據給法院。老百姓認為司法不公,主要因案件太多,使法官無法仔細冷靜思考,因此唯有減少案件才能紆解民怨。所以要建立金字塔形,但並不是說立刻要把事實調查權放在第一審即可,而是先補強第一審之人力、資源,甚至將配套整理好後,緩慢的實施。所以現在討論之制度,不是今日或明日要實施,而是以將來立法考量院方、檢方能力來定實施方向。方向若不確定,以目前法官之負荷量及裁判兼球員之現狀,要老百姓信賴,判決是公平的,簡直是緣木求魚。在八十四年檢察官羈押權討論中,我有參與辯論,我認為期待一個更健全、更贏得老百姓信任的訴訟制度之改革,須要付出代價,就好像期待生一個健康、可愛的嬰兒時,必經產前的陣痛。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