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代表質疑,改採當事人主義是否為解決最高法院之困難?不錯,最高法院確因刑案積案過多,而深以為苦。對此,我有義務澄清,以釋群疑,因為造成積案的責任不在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刑事庭至八十八年六月三十日止,積案未決者共有八千二百零八件。依作業程序先由審查庭過濾上訴不合法之案件後,才輪分保密庭(共十庭)法官審理,每月約可消化五百八十件。依此計算,新收案件至少要一年二、三月後才輪分到法官手裡,如加上優先分案(如重大刑案)插隊先分,則應該要積壓一年六、七月才能分出來,拖延未決,深深影響當事人權益。所以會積壓的原因自然係因案件過多所致,七十八年度新收案件才六、六一四件,至八十七年度新收一〇、一二九件,增加將近四千件,何況案件愈來愈複雜。造成積案急劇增加之原因固然很多,主要的是增訂太多的行政刑罰,及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顯然鼓勵上訴;還有因案件事證未調查清楚,一再發回所致。如再繼續惡化,到週轉困難時,最高法院刑事庭將有「倒閉」之虞。此正是職權主義運作下之惡果,利弊甚明。到這個地步,我們究竟要不要改革?請斟酌。將來如果採起訴卷證不併送之當事人進行主義,刑事訴訟制度成金字塔型時,第三審上訴應採許可上訴制,合理限制第三審上訴。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