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卷證不併送,檢察官負實質責任制度之必要性,已討論很多,不再多說,今天就此制度之可行性加以說明。

去年檢方以第一審通常起訴案件有七萬七千件左右,此制度因程序繁雜,亦比目前之職權主義要費時間,故如同葉部長及本人在最高法院出版起訴狀一本主義之必要性、可行性書本之說帖說明,必將以第一審通常程序起訴之案件,減少至百分之二十,不超過百分之三十,亦即減少至二萬五千件左右始可,減少之辦法,必仿如日本之略式聲請命令,就屬於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之案件,以一定最高金額限制内,處以罰金者百分之三十,並擴大適用簡易程序,即就明案不經調查證據、辯論程序,以類似美國之認罪協商方法處理百分之二十,另外依緩起訴之程序可增加不起訴處分百分之三十(日本占總不起訴處分百分之六十五)將可達到減少至百分之二十左右之目的。値得一提的是為了加強辯護制度,達成武器平等之原則,增訂國選指定辯護人一項,以目前統計上我們私人選任辯護人占百分之十左右,其餘百分之九十即以日本現時之公費,每件新台幣壹萬五千元來計算,總額一年將為新台幣三億七千美元,似非國家預算所不能負擔。當然檢方人力之增加,我們舉雙手贊成,但必採卷證不併送,檢察官負有實質舉證責任之制度始有必要。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