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的訴訟制度,它一定是能有效解決處理案件的制度,這樣才能提高裁判品質,對人民才有意義。我們不禁要問,我們所要採取的制度是否能有效減輕法院負擔?看過日本法庭活動的先進大概就瞭解,他們所謂起訴狀一本主義的法庭活動要繁複地多,但是也有人說採日本的制度配套緩起訴、簡易處刑,起訴案件比例會減少四十%,乍聽之下好像有道理,但仔細一看,日本在一九九七年全國二一〇萬件案子,有高達七十二點九%的案子屬於輕微違反交通案件,這些案件判罰金或簡易處刑,不用開庭就解決,數字看起來很好看,簡易處刑達到五十%,但是脫去外衣,它一般案件有三十六萬一千件,簡易處刑只佔十一點六%,緩起訴加上不起訴共十九點八%,起訴占二十四%;反觀國内數據以民國八十七年最新統計:簡易處刑佔十一點三%,不起訴三十六點五%,比日本多了十六點七%,這些配套在我們國内做得比日本好,但是我們起訴案件還有三十二點一%,若再在採日本的制度,各位試想,法院的負擔會減輕嗎?只有雪上加霜。所以我要呼籲大家,是否全盤接受或對於不好的地方加以修正?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