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反對推行國選辯護人制度,因為訴訟若是由國家來替被告選任辯護人是浪費國家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