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我想就法庭席次之安排,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就教於各位先進。依法院組織法第八十四條之規定,法庭席位之布置由司法院定之,也就是說這是屬於司法院之職權。但是一個法治國家,並非規定由司法院有權來定法庭之席次,就能隨心所欲、任意規定,它必須遵循一定之原則為之。至於究竟依何原則為之呢?法務部曾透過外交單位找了很多國家法庭席位之安排,我們發現它具有多樣性,有很多的差異,這些國家包括德國、法國、義大利、奧地利、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香港、澳門等法制不同的國家,雖發覺它有多樣,但仔細研究、劃分,可歸納出四個原則來定法庭之席位:㈠要符合法院之組織,即符合法院組織法中之法院組織;㈡要便利訴訟程序之進行;㈢要有人性化之布置,要尊重被告之人性尊嚴;㈣要讓民眾和外國人來參觀法院時,能夠了解我們國家是何種制度。

依我國之現制,在法院組織法規定,檢察機關採配置法院。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中之規定,他是法院的職員之一,故我們刑事訴訟法第十七條以後(第三章)有關法院職員迴避時,法官、檢察官、書記官都認為是法院之職員,構成法院之一部分。有人提出依刑事訴訟法第三條之規定,檢察官為當事人,當事人要坐在當事人之位置;但實際上,根據我們之解讀,刑事訴訟法第三條「當事人」之意思,是指為符合我國所採非糾問制,而是採訴訟制,因訴訟一定要有當事人,才規定檢察官稱「當事人」,但在認知上,檢察官並非純粹之當事人,故訴訟法中定位檢察官之角色是公益之代表人。例如依規定,檢察官不是單純對被告不利部分蒐集資料,他還須對被告有利之情況加以調查,換言之,他要求檢察官有真實性及公正性之義務,且訴訟法中亦規定,檢察官可為被告之利益而提起法律救濟途徑,甚至於對已經判決有罪之被告,為使其有利而聲請再審。沒有當事人是屬於這樣的,因為「當事人」概念,是一個一方的,而非中立的。我們的訴訟制度中,將檢察官定位如此,此制度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但現行制度如此,故我們的檢察官是代表具有中立性的司法官員,故我們的檢察官要穿法袍,美國檢察官不穿法袍,因為他是純粹的當事人,故依現行制度,我們在法庭布置時,要讓它顯現檢察官是法院組織的構成員,而非像英美單純當事人,而把他放到對面,只從訴訟面去考量,這是一個很重要之原則。所以檢察官固然不宜與法官同席,但亦不宜脫離法官之席位遠,而成為單純當事人。至於辯護人,在現行制度上有一個誤解,利用此機會在此表達看法。辯護人非單方面為被告之利益之代理人,在德、法及我國,均將他界定為一個在被告旁一個獨立的司法機關,故美國律師不穿法袍,我們律師穿法袍,即是此種觀念。因此,我們的訴訟中,辯護人是否要完全站在那邊當作一個代理人?或是要顯現整個法院之組織?我們要兼顧法院整個組識之外,還要便利訴訟之進行。為便利訴訟之進行,被告與辯護人要有聯絡之機會,故法務部提出的說帖希望兼顧這樣的原則。最後,我覺得我們法庭之布置一定要有人性化。

以上提供各位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