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說要溫和地發言。今天,我卻要義正詞嚴地發言。從昨天到今天的會議,我是感到失望的!這種感覺,就像法官不知道哪裡來的偏見,預先就認定被告為有罪。這對我個人一個長期以來認為法律學術是要經過辯論的、沒有偏見的,是互相違背的。以下我有兩大遺憾、一大提醒。

兩大遺憾是:一、從昨至今,司改會所展現的是「力和氣」,還有「人數的多與寡」。如果是僅要如此展現的話,那司改會不開也罷!從昨天至今天,有誰聽到法務部堅決反對什麼「當事人進行主義」?法務部僅提到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有誰聽到法務部提出說帖,堅決而沒有可能妥協的不採「卷證不併送」?或有誰聽到法務部堅決地不改革?法務部有的立場,只是立於「理」的說明,這個「理」是可以辯論的,並不是法務部認為有道理,就可以影響各位先進,至少各位可以看看今天的報紙的報導,大多數的學界,目前還是眾說紛紜。二、我們聽到有些代表,提到法官「球員兼裁判、預斷、不去思考」,我在下面聽到這句話,笑不出來。他不去思考,是制度出問題?還是自己工作倫理、勤惰出了問題?以德國如此先進的國家,也是採卷證併送,他們的法官有造成這樣的情形嗎?我們中國有一句話「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如果檢察官、法官、辯護人是自反而慚,還要千萬人吾往矣的話,那是一個怎樣的司法情景?

最後,大家都提到「人民的立場」。究竟人民的立場是什麼呢?人民的希望是什麼呢?還是僅屬在座各位法律菁英的立場跟想法呢?最後我舉一個例子,如果我今天娶一個中國女子當太太,後來我發覺她不好,我想到可能可以娶一個美國、德國或日本女子當太太,選擇一個來娶,而不先去衡量自己的條件或先瞭解該女子的性格、文化、教育,而冒然娶進門,這樣家門會幸福嗎?這是需要時間來做思考跟反省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