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剛才陳教授的發言,可以感覺原來當事人主義被誤解、被批評也會痛苦,希望大家能對這種感覺感同身受。針對法庭席位的問題,事實上各國法庭席位的佈置各有不同,沒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標準,即使相類似訴訟制度的國家,也不見得法庭席位的佈置相同。我們經常有機會到國外考察,參考外國法庭佈置的情形,外國人卻對我們何以如此關心席位感到十分困惑。而我們今天司法的改革,卻把這個當做重要議題,一個指標,難道一定非得把這個位子擺在那裡,才可以說是當事人平等的訴訟制度嗎?個人認為,法庭席位之佈置應著重法庭活動的功能性,如果法官素質不能改進,檢察官不確實到庭的話,法庭席位怎麼排都沒用,今天就是讓被告坐在法官頭上,他就得到尊嚴了嗎?事實上,立法院立法委員多次透過質詢,對法庭席位有所指責,均是指被告應訊時遭罰站、沒位子坐,不受尊重,這個問題應該更予重視。

其次,我們不認為三方關係或四面關係有這麼嚴重的差異,我們相信一個法庭席位的適當設置,確實有助於法庭活動的順利進行,怎麼辯論,形成法庭攻防的焦點,有助法官的調查和仲裁。為了實質強化被告的防禦權,我們也同意被告席位移至辯護人旁邊,以便與辯護人溝通。

再者,我想回應古嘉諄律師所言,事實上法務部對於改革,有一定的步驟和計劃,希望立法上可以切割,並且不要抱有畢其功於一役的想法,而且當事人進行主義這個圖騰目前做不到,我們也擬出時程,下午再做說明。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